脊柱外科杂志  2024, Vol.22 Issue(3): 189-194   PDF    
腰椎椎管狭窄症治疗现状的文献计量学研究
库提鲁克·守克尔, 艾克拜尔江·艾赛提, 沙拉依丁·艾尔西丁, 阿卜杜吾普尔·海比尔, 艾克热木江·木合热木     
新疆医科大学第六附属医院骨科,乌鲁木齐 830002
关键词: 腰椎    椎管狭窄    文献计量学    
Treatment status of lumbar spinal stenosis: a bibliometric study
Kutiluke·Shoukeer, Aikebaier·Aisaiti, Shalayiding·Aierxiding, Abuduwupuer·Haibier, Aikeremujiang·Muheremu     
Department of Orthopaedics, Sixth Affiliated Hospital of Xinjiang Medical University, Urumqi 830002,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China
Key words: Lumbar vertebrae    Spinal stenosis    Bibliometrics    

腰椎椎管狭窄症(LSS)是一种常见且严重的神经疾病,全球约1.03亿人受到LSS的影响[1]。该病在老年人中多见,但也有可能影响年轻人,其通常表现为腰椎区域的脊柱椎管内空间狭窄,进而导致脊髓和神经根受到压迫[2-3]。LSS的典型症状包括腰痛、下肢疼痛、无力、感觉异常以及行走时的间歇性跛行[4-5]。这不仅影响患者的正常工作、锻炼和社交,还对患者的心理健康产生了负面影响,极大影响了生活质量[6-7]。临床上对于轻症LSS采用非手术治疗,包括卧床休息、物理治疗和应用非甾体抗炎药物等,均能有效缓解症状[8]。而对于存在慢性腰痛伴/不伴神经损伤的患者非手术治疗往往无效,常需手术治疗[9-11]。过去10年里,医学研究和技术的不断进步为医疗专业人员提供了更多的诊断和治疗选择,学术界与临床实践之间的协作也推动了对LSS的深入研究,使得该领域取得了显著进展。本研究采用文献计量学研究方法分析LSS治疗相关文献,特别关注最新的研究热点和未来的发展方向,为该领域的进一步研究提供数据和理论支持。

1 资料与方法

以“Lumbar spinal stenosis”“Treatment”为关键词,在Web of Science(WOS)检索数据库进行文献检索,检索时间为2013年1月1日—2023年6月30日。为了避免数据库更新及收集人员的主观偏差带来的影响,数据收集工作由一位研究人员完成。筛选文献后导出txt格式文件,选择记录的内容为全记录与参考文献,导出的数据通过End Note软件汇总,剔除与研究方向无关及重复文献。最后将数据导入可视化文献计量学软件CiteSpace 6.4.2R[12-13]和VOSviewer 1.6.19[14-15]进行分析研究。

纳入标准:①语言类型为英语;②文献类型为论著和综述;③2013年1月1日—2023年6月30日公开发表的LSS治疗相关文献。排除学位论文、会议论文、摘要等文献。

经检索和筛选,共纳入1 937篇文献。使用End Note软件剔除38篇重复文献,通过仔细阅读标题和摘要剔除97篇不相关文献,最终纳入来自68个国家和2 405个机构的1 802篇文献,共涉及8 029位作者和284种期刊。其中综述性文献311篇,论著1 491篇。

2 结果 2.1 文献发表数量变化趋势

近10年全球关于LSS治疗的文献发表数量变化趋势如图 1所示,整体发表数量呈上升趋势。从2013年至2019年,文献发表数量迅速增长,2019年之后有所下降。

图 1 近10年文献发表量变化趋势
2.2 文献发表国家分布

检索结果显示,美国以455篇的文献发表量位居第一,总被引次数为20 808次,每篇平均被引次数为45.7次。中国以302篇排名第二,总被引次数为2 386次,每篇平均被引次数为7.9次。加拿大和瑞士文献发表篇数分别为65篇和55篇,每篇平均被引次数为33.0次和33.9次。文献发表量前10位的国家见表 1

表 1 文献发表量前10位的国家
2.3 国家间合作分析

纳入文献发表数量 > 5篇的国家间文献发表合作情况,结果显示,68个国家中共有36个国家进行了合作发表(图 2),各国的文献发表数量用节点大小表示,节点之间的联系强度通过颜色和连线粗细表示。中国展现出与其他亚洲国家(如日本、韩国和印度)之间的密切合作,反映亚洲地区在LSS治疗研究中合作关系相对紧密,共同推动了LSS治疗的发展。美国与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家之间的合作强度最高。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国家之间的合作相对平均且密切,表明欧洲在LSS治疗领域的研究合作网络相当发达,各国之间共同推动着LSS治疗的进展。

图 2 国家间文献发表合作网络
2.4 作者与机构分析

通过对作者数据的分析(表 2)发现,Manchikanti的文献发表量位居第一,共发表了25篇文章,引用次数达1 084次,每篇文章平均被引用次数为43.36次,也位居第一,表明其在LSS治疗领域具有显著的研究产出和广泛的学术影响力。Pampati在发表文献量上仅排在第七位,共发表14篇文章,但每篇平均被引次数为41.7次,排名第二,表明其文章质量较高,在该领域有着相当的学术关注度。

表 2 文献发表量和被引量前10位作者

机构数据的分析结果(表 3)显示,在文献发表量前10位的机构中,首尔大学排名第一,发表文献48篇,引用次数为576次,每篇平均被引次数为12.0次,表明首尔大学在LSS治疗领域的研究产出数量领先,尽管每篇平均被引次数相对较低,但总体研究影响力仍然显著。首都医科大学作为前10位机构中唯一的中国机构,排名第三,共发表36篇文献,引用次数为171次,每篇平均被引次数为4.75次,表明该机构虽然发表文献数量较多,但研究影响力相对较弱。匹兹堡大学、苏黎世大学和拉什大学位于第六、第七和第八位,都发表文献28篇,但匹兹堡大学的每篇平均被引次数为28.2次,显示出其在LSS治疗领域的研究质量和影响力。各机构间合作网络见图 3

表 3 文献发表量和被引量前10位机构

图 3 各机构间合作网络
2.5 文献来源期刊分析

期刊数据的分析结果(表 4)显示,Spine在LSS治疗领域的研究中表现出色,排名第一,文献发表量为139篇,引用次数为4 144次,每篇平均被引用次数为29.8次。Eur Spine J排名第二,文献发表量为118篇,引用次数为2 057次,每篇平均被引用次数为17.4次。BMC Musculoskeletal DisordMedicineBaltimore)、Clin Spine SurgGlobal Spine J等期刊的每篇平均被引用次数相对较低,分别为5.1、4.0、11.6和11.1次。期刊之间合作网络(图 4)显示,SpineEur Spine J之间合作密切,World NeurosurgMedicineBaltimore)合作频繁。

表 4 文献发表量前10位期刊

图 4 各期刊合作网络
2.6 关键词分析

关键词在文献中担当重要角色,能在很大程度上概括并反映文献的核心内容[16]。过去十年LSS治疗领域中出现频率最高的10个关键词如图 5所示。采用可视化软件VOSviewer绘制关键词共现聚类图谱(图 6),结果显示,频率 > 30次的91个关键词被分成为4个主要聚类,每个聚类代表 1个研究方向,而每个节点大小反映了关键词的出现频次。值得注意的是,“Surgery”“Lumbar spinal stenosis”“Outcome”及“Decompression”成为各自聚类的核心关键词。关键词频数与时间的关联见图 7,节点的颜色越接近黄色表明该关键词在近期研究出现频次越高,关键词频数提示大部分研究集中在2016—2023年。

图 5 发表文献的前10位关键词

图 6 关键词共现聚类图谱

图 7 时间叠加后的关键词共现聚类图谱
2.7 爆发词分析

爆发词是指某个关键词在特定时间段内频率显著增加。过去十年LSS治疗领域中前15位的爆发词如图 8所示,其中爆发强度最显著的是“Diskectomy”,其爆发强度为9.84,该关键词首次出现在2013年,在2020—2023年呈现爆发性增长;“Lumbar”在2019—2023年呈爆发性增长,爆发时长最长,维持了5年。

图 8 爆发词前15位图谱
3 讨论 3.1 近十年LSS治疗领域全球研究现状

本研究结果显示,LSS治疗领域每年文献发表量都稳定在100篇以上,近10年显著增长,并且在2019—2020年迎来了黄金期,文献发表量达到高峰,但在近几年内略显减缓,反映出该领域在早期迅速崛起后进入了更加稳定的发展阶段,或者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一个国家在某个领域所发表的文献数量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评价该国在该领域的科研水平,本研究结果显示,发文数量方面美国(455篇)和中国(302篇)是该领域的两大巨头。被引用率方面,美国总被引次数排在首位(20 808次),每篇平均被引次数也排在首位(45.7次),说明美国不仅重视对科研的投入量,还很重视文献的质量把控。中国在研究数量上表现出活跃性,但总被引次数为2 386次,平均每篇被引次数仅为7.9次,提示对文章质量的把控尚需更多投入。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日益严重,目前LSS发生率为3.9% ~ 11.0%[11],提高治疗方法和康复服务的质量与可获得性,减轻患者疼痛、改善功能及降低复发率是摆在我国医务人员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因此,加强科研,发展新的治疗方法,使临床和科研相结合尤为重要。

作者分析发现,来自美国的Manchikanti共发表25篇文献排在第一位,其在LSS的疼痛管理和镇痛领域有着广泛的研究和临床经验。2016年,Manchikanti等[17]的一项荟萃分析发现,9项研究结果提示硬膜外注射皮质类固醇与安慰剂(生理盐水或布比卡因)治疗LSS无效,12项研究结果提示单独使用利多卡因(局部麻醉药物)或利多卡因联合类固醇治疗LSS均有显著疗效。并且,文献发表量前10位的作者几乎一半来自美国,进一步证明了美国在该领域的强势地位。机构分析发现,机构之间的合作有着较强的地域分布。李俊良[18]在2020年的一项关于中国与美国的科研机构合作网络特征的研究中发现,虽然中国科研机构之间已建立起广泛的科研合作,但与美国知名大机构相比,中国存在科研合作强度弱、参与度低、分布不均衡等特征。因此,中国需要积极与国际顶尖机构展开合作,加强对LSS治疗领域的研究投入,提升研究质量[19-20]

3.2 LSS治疗领域未来发展趋势

关键词和爆发词分析可以帮助研究者了解某一领域的研究趋势和新兴主题。通过对文献的关键词和爆发词进行定量分析,可以更好地了解目标领域的未来发展方向和研究兴趣的演变[21]。LSS的手术和疼痛管理无疑是该领域的未来主要研究趋势,减压是腰椎疾病外科标准治疗方式,其主要目标是减压被侵占的神经结构,缓解症状并改善功能[22]。随着显微内窥镜应用于LSS的治疗,该手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得到了明显提升[23-24]。有研究[25]显示,采用微创减压术治疗的患者在术中出血量、住院天数及并发症发生率方面与传统手术相比有很大优势。“Laminectomy”也是LSS治疗的当下热点以及未来主要发展方向之一。Fritsch等[26]在2017年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椎板切除术后3个月患者的疼痛和症状明显减轻。LSS最重要、最影响生活质量的临床症状就是疼痛,新型药物和疼痛管理技术也是未来主要研究热点之一,能帮助患者更好地控制疼痛,在治疗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目前,LSS的药物治疗主要依据慢性腰痛治疗指南[4],主要有糖皮质激素、阿片类药物、非甾体抗炎药等,但长期使用上述药物也会增加药物不良反应发生率[27]。目前没有公认的LSS药物治疗指南也是该领域未来主要攻克的一大难题。综上所述,LSS依旧是骨科领域的重要难题,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探索,从而为LSS患者提供更加完善的医疗服务。

3.3 研究局限性

首先,本研究纳入的文献数据都是从WOS的核心数据库中筛选收集,虽然WOS被认为是覆盖最全、权威性最高的数据库,但也难免会发生数据的遗漏。其次,本研究只纳入了语言类型为英语的文章,非英语的高质量文献没有被纳入分析,这可能会导致选择偏倚。最后,WOS核心数据库会实时更新,本该研究得出的分析结果具有时间局限性。虽然本研究所列举的研究热点和研究前沿趋势不能涵盖目前所有的LSS治疗领域,但现有研究依然能够对目前的研究方向、研究设计提供有益的启示。

综上,LSS治疗领域的研究在过去10年取得了显著增长,美国和中国成为了该领域的主要研究大国,尤其是美国,在文献质量方面表现出色。中国作为一个LSS高发生率国家,仍需投入更多的时间和资源提升研究质量。未来LSS治疗领域的发展将聚焦于微创技术、疼痛管理和椎板切除术等方面。合作和交流在国际研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中国尤其需要积极与国际研究机构展开合作,加强LSS治疗领域的研究投入。相信随着LSS治疗领域相关研究不断深入,能够为LSS患者带来摆脱病痛的希望。

参考文献
[1]
Katz JN, Zimmerman ZE, Mass H, et al.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lumbar spinal stenosis: a review[J]. Jama, 2022, 327(17): 1688-1699. DOI:10.1001/jama.2022.5921
[2]
Bydon M, Alvi MA, Goyal A. Degenerative lumbar spondylolisthesis: definition, natural history, conservative management, and surgical treatment[J]. Neurosurg Clin N Am, 2019, 30(3): 299-304. DOI:10.1016/j.nec.2019.02.003
[3]
Bagley C, MacAllister M, Dosselman L, et al. Current concepts and recent advances in understanding and managing lumbar spine stenosis[J]. F1000Res, 2019, 8.
[4]
Deer T, Sayed D, Michels J, et al. A review of lumbar spinal stenosis with intermittent neurogenic claudication: disease and diagnosis[J]. Pain Med, 2019, 20(Suppl 2): S32-S44.
[5]
Hennemann S, de Abreu MR. Degenerative lumbar spinal stenosis[J]. Rev Bras Ortop(Sao Paulo), 2021, 56(1): 9-17. DOI:10.1055/s-0040-1712490
[6]
Arabmotlagh M, Sellei RM, Vinas-Rios JM, et al. Classification and diagnosis of lumbar spinal stenosis[J]. Orthopade, 2019, 48(10): 816-823. DOI:10.1007/s00132-019-03746-1
[7]
Ammendolia C, Schneider M, Williams K, et al. The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impact of neurogenic claudication: the patients' perspectives[J]. J Can Chiropr Assoc, 2017, 61(1): 18-31.
[8]
Bussières A, Cancelliere C, Ammendolia C, et al. Non-surgical interventions for lumbar spinal stenosis leading to neurogenic claudication: a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J]. J Pain, 2021, 22(9): 1015-1039. DOI:10.1016/j.jpain.2021.03.147
[9]
Ammendolia C, Stuber K J, Rok E, et al. Nonoperative treatment for lumbar spinal stenosis with neurogenic claudication[J].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3(8): CD010712.
[10]
Yang LH, Liu W, Li J, et al. Lumbar decompression and lumbar interbody fusion in the treatment of lumbar spinal stenosi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Medicine(Baltimore), 2020, 99(27): e20323.
[11]
姜乐涛, 杜建伟. 腰椎管狭窄症的治疗进展[J]. 局解手术学杂志, 2021, 30(11): 1012-1017.
[12]
Chen C. Citespace Ⅱ: detecting and visualizing emerging trends and transient patterns in scientific literature[J]. J Am Soc Inf Sci Tec, 2006, 57(3): 359-377. DOI:10.1002/asi.20317
[13]
Chen C. Science mapping: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 JDIS, 2017, 2(2): 1-40.
[14]
van Eck NJ, Waltman L. Software survey: VOSviewer, a computer program for bibliometric mapping[J]. Scientometrics, 2010, 84(2): 523-538. DOI:10.1007/s11192-009-0146-3
[15]
Arruda H, Silva ER, Lessa M, et al. VOSviewer and bibliometrix[J]. J Med Libr Assoc, 2022, 110(3): 392-395. DOI:10.5195/jmla.2022.1434
[16]
Isenberg P, Isenberg T, Sedlmair M, et al. Visualization as seen through its research paper keywords[J]. IEEE Trans Vis Comput Graph, 2017, 23(1): 771-780. DOI:10.1109/TVCG.2016.2598827
[17]
Manchikanti L, Knezevic NN, Boswell MV, et al. Epidural injections for lumbar radiculopathy and spinal stenosis: a comparative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Pain Physician, 2016, 19(3): E365-E410.
[18]
李俊良. 科研合作网络特征分析及比较——以我国"双一流"大学与美国知名大学为例[J]. 情报探索, 2020(4): 35-43.
[19]
魏凤鸣, 陈飙. 我国科研机构合作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科技视界, 2018(29): 14-18.
[20]
杜建, 张玢, 李阳. 我国医学领域不同学科作者合作度与论文影响力的关系[J]. 中华医学图书情报杂志, 2012, 21(3): 18-23.
[21]
Van Damme H, Detry O, Lerut J, et al. Choice of key-words for a scientific paper[J]. Acta Chir Belg, 2012, 112(2): 107. DOI:10.1080/00015458.2012.11680805
[22]
Lurie J, Tomkins-Lane C. Management of lumbar spinal stenosis[J]. BMJ, 2016, 352: h6234.
[23]
Suzuki A, Nakamura H. Microendoscopic lumbar posterior decompression surgery for lumbar spinal stenosis: literature review[J]. Medicina(Kaunas), 2022, 58(3): 384.
[24]
Yoshimoto M, Iesato N, Terashima Y, et al. Mid-term clinical results of microendoscopic decompression for lumbar foraminal stenosis[J]. Spine Surg Relat Res, 2018, 3(3): 229-235.
[25]
Rahman M, Summers LE, Richter B, et al. Comparison of techniques for decompressive lumbar laminectomy: the minimally invasive versus the "classic" open approach[J]. Minim Invasive Neurosurg, 2008, 51(2): 100-105.
[26]
Fritsch CG, Ferreira ML, Maher CG, et al. The clinical course of pain and disability following surgery for spinal stenosi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cohort studies[J]. Eur Spine J, 2017, 26(2): 324-335.
[27]
Roelofs PD, Deyo RA, Koes BW, et al.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for low back pain[J].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8, 2008(1): CD000396.